開腦洞!“頭号玩家”的首款腦機接口,電影中的“腦後插管”變現實
2019/07/19
馬斯克的創業公司Neuralink在成立兩年後發布了首款腦機接口。

用意念操控機器已經不再是什麼新鮮事了。試想一下,隻需要動一動腦筋便能夠操控周邊的機器,這将徹底改變現有的生活。而實現這一設想的瓶頸便是如何實現無創腦機接口。如今,人們離無創腦機接口又近了一步。


近日,馬斯克的創業公司Neuralink在成立兩年後發布了首款腦機接口。在新品發布會上,馬斯克宣稱在動物測中,一隻猴子能夠通過他們的腦機接口來控制計算機。

“縫紉機”腦機接口


這款産品像是一台“縫紉機”,先使用激光在顱骨上鑽孔,然後在腦中植入隻有人頭發絲1/4粗的超細長電極。每1024根電極彙合成一縷連接到一個小芯片上,十來個芯片将會嵌入皮膚下,每一個都是可拆卸的。馬斯克說:“芯片的接口是無線的,所以沒有電線從你的腦袋裡伸出來。它基本上可以通過藍牙連接到你的手機上。”

很多人會發出疑問:大腦中植入電極到底安不安全?這些電極而會随着血管的轉向而轉動,因此并不會傷害血管。神經外科醫生Matthew MacDougall說:“相較于深部腦刺激的電極,我們的電極要小很多。到目前為止,我們已經将數千個電極放入大腦中,但并沒有出現腦出血的現象。”


同時,Neuralink也在不斷完善電極設計,不僅要從神經元中“讀取”大腦中正在發生的事情,還要将信号“寫入”大腦。馬斯克表示他們已經開發出一整套的系統,可以将數千個探頭送入大腦中,并預計在2020年之前開始進行人類測試。

馬斯克放的大招咋就這麼惹眼?

此次馬斯克的新款腦機接口在技術上有着曆史性的突破。腦機接口的最終目的是将以細胞為基礎的大腦與以晶體管為基礎的電腦連接起來,此次Neuralink成功地将腦機接口的電極數目增加了30倍,這對指導實現空間維度變化有着這現實意義。

此外,Neuralink開發的腦機接口并不局限于科學實驗場景中,他們還注重進行未來大規模的市場推廣。Neuralink開發腦機接口的初衷是為了幫助因脊髓損傷而喪失移動或感知能力的截癱患者。未來Neuralink 或許會遠遠超出其對醫療技術的初步探索。馬斯克的最終目标,實際上是消除将人們的思想轉化為語言,随後通過鍵盤、鼠标等輸入工具傳入計算機中的過程。

盡管如此,很多倫理學家對該技術提出質疑,他們擔心人們會迷失在大腦數據之中,成為機器的奴隸。馬斯克表示:“當人工智能發展到一定程度時,AI必将趕超人類。在那樣一個超級人工智能超越人類的時代背景下,人類并不會被消滅。我認為我們可以憑借高帶寬的腦機接口繼續前行,更有效地将人類與人工智能相結合。”

腦機接口技術一直是人類“第四次工業革命”中的重要一環。人們很早就認識到腦資源的開發前景。但到目前為止,人們對大腦的認識開發一直停留在低水平狀态。同時,不管是私人還是公共投資都十分支持腦機接口領域的創新。據了解,Neuralink公司目前已經有了1.58億美元的融資。如果将腦資源與機器完美結合或将帶來全新的生活方式,推動生産力的發展。

參考資料:

[1] Elon Musk says Neuralink plans 2020 human test of brain-computer interface

[2] Elon Musk Wants To Connect Human Brains Directly To Computers Next Year


所有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如若轉載請聯系原作者。
  • 2019/08/07
    為了攻克顱腦戰創傷救治的技術難題,海軍軍醫大學長征醫院神經外科主任侯立軍已紮根這一研究領域20多年,完成了數千例顱腦外傷的救治,為我國的軍事醫學事業作出了突出貢獻。
  • 2019/08/07
    國家藥監局、公安部、國家衛生健康委發布将含羟考酮複方制劑等品種列入精神藥品管理的公告。
  • 2019/08/07
    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健康安全中心和中國天津大學生物安全戰略研究中心在美國首都華盛頓聯合主辦題為“合成生物學時代中美兩國面臨的挑戰”的“二軌會談”,來自中美兩國的技術、政策、法學和管理專家彙聚一堂,共商應對合成生物學技術安全風險之策
查看更多
發表評論 我在frontend\modules\comment\widgets\views\文件夾下面 test
http://m.juhua877543.cn|http://wap.juhua877543.cn|http://www.juhua877543.cn||http://juhua877543.cn